水产养殖技术

天马科技立足特种水产品深耕鳗鱼产业链专注规模化养殖

立足特种水产原料,延伸鳗鱼产业链

专用龙头,深度布局

天马科技成立于2002年,前身为福清天马水产饲料有限公司,以鳗鱼饲料起家。

自2005年起,公司开始进行多品种、多品牌、多区域经营的战略布局。 在巩固做大鳗鱼饲料的同时,还涉足甲鱼、大黄鱼、金鲳鱼、鲈鱼等特种水产饲料,开发了一批特色产品。 省级水产养殖市场。

2008年,公司自主研发的“玻璃鳗配合饲料”打破了日本对该技术的垄断,填补了国内技术空白。

2017年,公司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主板上市。 此后,公司开始进军原料销售、养殖、动物保健、食品等业务领域。

2019年,公司收购江西西龙食品有限公司,打造鳗鱼食品板块。 同年收购福建华龙集团饲料有限公司,进军畜禽饲料。

至此,公司已构建起“原料贸易-饲料-养殖-动物保护服务-水产品及畜禽产品销售-食品终端”的完整产业链布局。

image.png/

以饲料为主,拓展下游

公司收入稳步增长。 2021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54.19亿元,同比增长48.88%,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8357万元,同比增长21.21%。 2019年,公司收购龙华集团后,进军畜禽饲料领域。 畜禽饲料业务毛利率较低。 此外,饲料行业竞争激烈、成本上升,导致公司近年来净利润率下降。 2021年,公司净利润率为1.54%。

image.png/

饲料业务是公司目前的主要收入来源。 饲料分为特种水产配合饲料和畜禽饲料。 在特水材料方面,公司以特水材料起家,是国内特水材料品种最齐全的企业之一。 2021年销售收入将达到15.38亿元,同比增长14%,占比28%。 其中,核心产品鳗鱼饲料销量居全国第一,大黄鱼、石斑鱼、鲟鱼等各类饲料产品在国内特种水饲料市场也名列前茅。

畜禽饲料方面,公司于2019年收购华龙集团,开始从事畜禽饲料的研发、生产和销售。 2021年畜禽饲料销售收入34.31亿元,同比增长79%,占比63%,主要是公司收购龙岩新华港等6家企业,合并旗下畜禽饲料4月至12月销售收入。 表面。

公司将大力发展养殖业务和食品业务。 养殖业务方面,公司积极推进鳗鱼养殖,并通过参股涉足畜禽养殖。 主要养殖品种有肉鸡、肉鸭、蛋鸡、蛋鸭。

2021年,养殖业务收入8362万元,同比增长395%,占比2%。 其中,鳗鱼养殖尚处于规划建设阶段,部分养殖基地将于21年四季度出鱼。2021年,公司鳗鱼养殖收入达6441万元,畜禽养殖收入1921万元元。

水产品及食品业务方面,公司以天马食品及其控股子公司江西西龙、天马芙蓉为运营平台,致力于打造全球最大的烤鳗平台。 同时,公司深耕水产品,以大黄鱼、金鲳鱼、石斑鱼等优质鱼类为原料,开发了多种冷冻水产品和熟食。 2021年,公司水产品销售及食品业务板块收入2.6亿元,同比增长40%,占比5%。

image.png/

养殖业的盈利能力最高。

公司2021年毛利润5.53亿元,同比增长35.89%,综合毛利率10.21%。 业务方面,特种水饲料毛利润2.76亿元,占比50%,毛利率18%; 畜禽饲料毛利润2.21亿元,占比40%,毛利率6%; 水产品销售及食品业务毛利润11.17亿元,占比2%,毛利率4%; 养殖业务毛利润3234万元,占比6%,毛利率39%,其中渔业养殖毛利率48%,畜禽养殖毛利率只有7%。

股权稳定,经验丰富

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为陈庆堂先生,直接持有公司19.85%股权,并通过福建天马投资发展有限公司间接持有公司12.46%股权。董事长陈庆堂为公司创始人。 从事特种水饲料行业30余年,拥有丰富的饲料行业经验。 曾任中国水产协会鳗鱼行业工作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国饲料工业协会副会长。 2021年12月,陈庆堂先生荣获2021年中国农业“乡村振兴十大领军人物”,是唯一获此殊荣的福建企业家。

特种水材料领域领先者,瞄准全球最大供应商

受益消费升级,特水材料空间广阔

我国水产养殖量持续增长。 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20年我国水产品总量达到9549万吨,同比增长1.1%,其中水产品总量达到5224.2万吨,占水产品总量的79.8%产品同比增长1.39个百分点。 从结构上看,根据《中国渔业统计年鉴》,2020年海水养殖占比约33%,淡水养殖占比约47%,随着水产捕捞管控收紧,仍有增长空间我国水产养殖规模。

根据品种不同,养殖水产品可分为散装家养鱼和其他特种水产品。

我国养殖业以散装国产鱼起家,2009年散装国产鱼产量占比79.5%。 但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特种水产品因其风味更好、营养更高、肌间刺更少而受到新一代消费者的喜爱。 需求和产量持续增加,增速高于大宗产品。 家养鱼。 到2020年,我国大宗国产鱼类产量比重下降至74.3%,特种水产品产量比重提高至25.7%。

image.png/

特种水产品多为肉食性或部分肉食性水产品,对饲料有特殊需求。

传统养殖中,特种水产品多采用冰鲜杂鱼进行饲养。 但冰鲜杂鱼在卫生和环保方面存在明显的缺点。 相比之下,特种水产配合饲料虽然单位成本较高,但其饲料系数低,饲养效果好,更有利于节省养殖成本。 目前,冰鲜杂鱼正逐渐被特种水产饲料所取代。

image.png/

我国特种水产饲料行业正迎来快速发展时期。

据行业信息网统计,2006年至2020年,我国特种水产饲料产量从75万吨增长到197万吨,年均复合增长率为7.12%,占水产饲料总产量的比重从6.0%提高到2020年。 9.3%。 从产品结构来看,2018年海水鱼饲料占比29.7%,甲鱼饲料占比27.4%,鳗鱼饲料占比14.4%。 随着特种水产养殖量的增加和替代冰鲜杂鱼的渗透率提高,我国特种水料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鳗鱼龙头拓展品类保持高毛利

公司饲料业务以特种水饲料为主,盈利能力优越。 据中国行业信息网统计,全国特种水产配合饲料生产企业约600家,其中年产特种水产配合饲料4万吨以上的企业不足25家。 公司是特种水材料行业的龙头企业。 2020年特种水料产量15.74万吨,市场份额7.6%。 2021年产量达到17.55万吨,同比增长11%。 与普通水产饲料和畜禽饲料相比,特种水饲料盈利能力更强,毛利率更高。 饲料行业上市公司中,天马科技特水饲料业务毛利率明显高于其他公司饲料业务,始终保持在20%以上。

image.png/

以鳗鱼饲料为基础,继续推进“十鱼”战略。

公司特种水产配合饲料产品主要分为鳗鱼饲料和甲鱼饲料、海水鱼饲料、淡水鱼饲料、虾饲料、苗木饲料五个系列。 2019年上半年,鳗鱼饲料、甲鱼饲料销量占比达33.9%。 公司培育鳗鱼饲料20年,鳗鱼饲料产销量长期位居世界第一。 在坚持鳗鱼饲料的基础上,公司提出“十鱼”战略,力争销售鳗鱼、石斑鱼、大黄鱼、加州鲈、甲鱼、苗木、河豚、鳜鱼、鲍鱼等十个品种。中短期内海参。 特种水材料细分产品产销量位居全国第一,长期成为全球最大的特种水材料供应商。

image.png/

公司积极投资增加产能。

2021年,公司特种水产饲料生产线设计产能42万吨,实际产能24万吨,产能利用率73%。 中短期内,公司的目标是实现实际产能50万吨。 2018年,公司发行可转债募集资金投资建设特种水产配合饲料生产项目(三期),总设计产能13.11万吨,实际产能6.26万吨。

截至2021年底,项目进度94.39%。 此外,2020年公司将利用自有资金投资年产14万吨饲料的高新技术产业项目。 截至2021年底,项目进度47.42%。 在建工程投产后,公司产能将进一步提升。

image.png/

前后端协同,提升产品竞争力

专业研发能力

天马科技始终坚持“自主创新、技术发展”的科技理念,持续加大研发投入。 2021年,公司持续推进“十鱼”战略,投入研发费用9964万元,开发特种水饲料新品种,提升现有产品性能。 研发费用同比增长16.26%,研发费用率位居行业前列。

截至2021年底,公司共获得授权发明专利53项。 其中,公司研发的玻璃鳗复合饲料填补了国内技术空白,解决了我国鳗鱼养殖行业长期使用红虫造成的水环境污染问题和鳗鱼食品安全问题; 大黄鱼配合饲料、籽粒微粒配合饲料等处于国内水产饲料行业先进水平; 早苗配合饲料的研制成功,打破了日本、韩国等国家的技术垄断,提升了民族水产配合饲料生产企业的地位。

image.png/

综合服务能力

特种水料下游的特种养殖,资金投入大,精细化服务要求高。 对此,公司实施“技术+服务”的经营战略,以农民的需求和利益为导向,通过饲料、养殖、动物保健、原料贸易等业务。 、信息管理、客户支持服务等业务,为客户提供高附加值的一站式解决方案。

公司以福建起步,逐步向外拓展,以华东为核心市场。 目前已构建起北起渤海湾、南至北部湾、覆盖中国沿海及内陆地区的全面战略销售网络。 持续提升服务质量,努力提高客户粘性。 (报告来源:远瞻智库)

image.png/

搭建鳗鱼龙头,布置码头食物

鳗苗自然供应,产量稳步增长。

鳗鱼,又称黄鳝,是我国特色淡水养殖品种之一。 被誉为“水参”、“水软黄金”。 以其肉质细嫩、营养丰富、具有滋补作用而深受国内外消费者的青睐。

从品种上看,全世界鳗鱼有19种,我国主要养殖的是日本鳗鱼和美国鳗鱼。

从价格上来说,与其他鱼类不同,鳗鱼越小,价格越贵。 截至2022年4月15日,据中国鳗鱼网,中国大陆1.5P日本鳗鱼流通价格为73元/公斤,2P价格为83元/公斤,2.5P、3P、 4P分别为93元/公斤、108元/公斤、123元/公斤。 。

image.png/

鳗鱼是洄游性鱼类,其种子完全由大自然供给。

以日本鳗鱼为例。 每年秋天,成熟的雌性鳗鱼都会从东北亚的河流返回马里亚纳海沟产卵。 卵孵化后,经过柳鳗、玻璃鳗的生长阶段,随洋流逆流而上,到达东北亚的淡水河流。

进入河口水域后,玻璃鳗体内开始出现黑色素,并演化为鳗丝。 这时,有的鳗鱼被渔民在河口捕获,送到苗圃成为人工养殖的​​鳗鱼苗,有的则继续逆流而上,进入河里,逐渐长成黄鳗。

经过5-6年的生长,黄鳗逐渐成熟为银鳗,然后再次向下游洄游,返回马里亚纳海沟产卵,产卵后立即死亡。 鳗鱼特殊的生活习性,使得鳗鱼的人工养殖难度较大。 目前,他们只能完全依靠自然捕捞。

image.png/

鳗鱼苗的供应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

10月至次年4月是鳗鱼鱼苗的主要捕捞期。 受资源、气候因素、自然灾害等因素影响,东亚地区鳗苗年捕获量波动较大。 至此,2022年鳗苗捕捞季基本结束。 据中国鳗鱼网统计,截至4月15日,中国大陆累计捕捞鳗苗23.70-23.79吨,仅为去年的三分之二左右。 天然渔获量不足需要进口补充。

2021年10月至2022年2月,鳗鱼苗进口量16.8吨,同比增长50%。 受供应不足影响,今年鳗鱼苗价格大幅上涨。 福建莆田鳗鱼苗流通价格达到18.5元/尾,较去年同期上涨7元/尾。

鳗鱼捕获后,会送往鳗鱼苗场和成鳗场进行人工养殖。 经过12-18个月的养殖期后,鳗鱼将通过加工或活鳗交易进入终端消费市场。 目前,我国已形成“种苗-养殖-饲料、动保-加工-贸易”的完整产业链。

image.png/

鳗鱼养殖主要分为水泥精养池和土池两种模式。

(1)水泥精养池:室内养殖时,用水泥修建大小规格均等、出水口、进水口、排污通道的养殖池。 投资成本较高,但更安全、更可控。 目前主要养殖美洲鳗和欧洲鳗。

(2)土池:传统的鳗鱼养殖方法无法排水和换水。 它依靠池塘底部的土壤来消化鳗​​鱼养殖的残留饵料和粪便。 因此,它对饲料要求较高,不允许输入抗生素等对水质有害的药物。 成本较低,但受室外天气等不可控因素影响较大,容易产生额外损失。 目前,日本鳗鱼是主要品种。

image.png/

我国是世界上最大的鳗鱼养殖国。

1972年,中国大陆开始尝试鳗鱼养殖。 改革开放后,鳗鱼养殖业迅​​速发展。 如今,我国已成为世界上最大的鳗鱼养殖国。 2020年,我国鳗鱼产量达到25.07万吨,同比增长7.05%。 其中,广东、福建两省鳗鱼产量达21.7万吨,占全国产量的87%。

image.png/

海外需求稳定,国内消费上升

海外需求稳定,我国是全球最大的鳗鱼出口国。 我国出口鳗鱼国际市场占有率保持在95%以上,主要出口品种为烤鳗鱼和活鳗鱼。 2021年,我国烤鳗出口5.98万吨,同比增长40%。 2022年1月至2月,我国出口9000吨,同比增长8%。

活鳗方面,2021年出口1.01万吨,同比增长5%,2022年1-2月出口1900吨,同比增长47%。 2012年以来,烤鳗和活鳗出口价格均出现一定程度的下降。 烤鳗鱼价格从最高32000美元/吨下降到最低18200美元/吨,活鳗价格从最高44400美元/吨下降。 最低为17,600美元/吨。

日本是我国最重要的烤鳗鱼出口目的地。

2010年,我国烤鳗出口量占我国出口总量的64%,之后逐渐下降,最低达到48%,2013年以后出现反弹。2019年,我国向日本出口烤鳗2.09万吨。日本,同比增长1.55%,占出口总额的53%。 其他主要出口目的地包括美国和中国香港,分别占出口总额的12%和7%。 2020年1月至8月,烤鳗出口日本的比例增至61%。

后疫情时代,国内鳗鱼需求快速增长。

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和对健康的日益重视,国内鳗鱼消费呈上升趋势。 美团数据显示,2021年与鳗鱼相关的菜品将超过6万个,比2020年增长近20%,比2019年增长66%。到目前为止,与鳗鱼相关的餐饮商户数量持续增加连续两年增幅超过14%。 2021年,美团鳗鱼菜肴外卖订单同比增长超过37%,50元以下鳗鱼菜肴总订单量同比增长30%。 出口转内销将是未来鳗鱼消费需求变化的新趋势。

鳗鱼价格波动较大,目前正在逐步探底上涨。

由于鳗鱼苗供应的不确定性,每年鳗鱼的价格差异很大。 以2.5P鳗鱼为例,日本鳗鱼价格在69-210元/斤之间波动,价格中心在118元/斤,美国鳗鱼价格在44-110元/斤之间波动,价格中心在2.5P鳗鱼价格在44-110元/斤之间波动。价格中心82元/公斤。 2019年下半年以来,日本鳗鱼价格出现快速上涨,主要是2018年至2019年连续几年日本鳗鱼苗收成不佳,供大于求。 2020年3月至4月,受COVID-19疫情影响,鳗鱼出口大幅下降,导致日本鳗鱼和美国鳗鱼的价格迅速跌至历史低位。

随着疫情影响减弱,鳗鱼价格逐渐恢复正常。 截至2022年4月22日,据中国鳗鱼网,2.5P日本鳗、美国鳗价格分别为93元/公斤、90元/公斤。

鳗鱼养殖,扩产或扩量

公司以鳗鱼饲料起家,逐步向下游养殖业务延伸,并于2020年正式启动鳗鱼养殖业务。目前,公司已成功打造了鳗鱼全产业链的发展模式。 2021年第四季度,公司养殖的第一批鳗鱼出塘,营收6441万元,毛利率48.11%。 2022年一季度,公司商品鳗鱼量约为1136.49吨,其中对外销售890.34吨,营业收入8669.7万元,毛利率42.04%。

种子和饲料占育种成本的大部分。

公司鳗鱼业务成本中,直接材料占86%,加工费用占14%。 直接材料主要包括种子和饲料。

苗方面,2020年鳗苗捕获量充足(同比+245%),导致鳗苗价格大幅下跌。 末渔季流通价仅为7元/条。 公司当时采购了大苗,预计树龄21-22年。 这为鳗鱼放流的利润空间奠定了基础。 此外,公司根据苗的市场价格及时调整日本鳗和美国鳗的育苗策略。 当日本鳗鱼苗价格较高时,多使用美国鳗鱼苗,有效实现成本控制。

饲料方面,公司已是全国鳗鲡饲料的领先者,“饲料+养殖”一体化产业链模式帮助公司保持成本优势。 公司2021年4季度和2022年1季度鳗鱼养殖每吨毛成本分别为4.9万元和5.6万元。 估计2.5P。 除2020年因疫情导致鳗鱼价格大幅下跌外,公司养殖成本远低于商品鳗鱼销售价格,保持价格稳定。 盈利潜力较大。

该公司的鳗鱼养殖以精养水泥池和土池为主。

在水泥集约化养殖池方面,公司创新提出工厂化循环水生态养殖模式“天马模式”,采用创新的生态内外双循环养殖水净化处理系统、低能耗配套采用设施、清洁可再生能源和新型环保建筑材料等方法提高养殖技术。

该模式最大的优点是污水收集和排放的预循环处理到位,让污水经过污水池(使用鲶鱼、鲢鱼、鲢鱼等鱼类净化)、沉淀过滤器池水(采用水质改良剂、硝化细菌、反硝化细菌、芽孢杆菌等物理、化学、生物措施进行净化)然后抽出和补充,实现池水的不断微循环,从而构建和维护水泥池的生态系统养殖水体。

在土池方面,公司利用池水中微生物自生态降解的养殖理念,人为调节生态环境因素,维持水体中水生生物的大量和多样性。

通过四种淡水家养鱼类混合进行立体养殖,如用草鱼清理鳗鱼残渣和粪便,可以达到生物平衡和水平衡的效果,创造综合效益,增产增收。增加。 水生生物各负其责,通过生物链共同维持物种间的自然数量平衡,从而实现养殖水体的自净能力。

2020年,公司将通过定向增发扩大鳗鱼养殖产能。

公司计划投资3.34亿元,新建11个鳗鱼养殖场。 达产后,预计年产活鳗3850吨。 到2021年底,福清星马、永定关马养殖基地已启动建设,目前项目进度分别为45.56%和78.46%。 此外,从2021年第三季度开始,公司将利用自有资金新建多个鳗鱼养殖场,未来养殖能力有望快速提升。

烤鳗加工打通鳗鱼产业链

公司正在积极发展下游食品业务。 公司以天马食品及其控股子公司江西西龙、天马芙蓉为运营平台,致力于打造全球最大的烤鳗平台。 2021年,公司烤鳗产量2157.98吨,同比增长47%,销量2066.98万吨,同比增长21%,产销率由69 2019 年的 % 到 2021 年的 95.78%。

在产品方面,公司构建了以“Ungundo”为主品牌的产品系列体系。 主要产品包括高端烤鳗、高端白烤鳗、儿童烤鳗等,其中烤鳗销往国内外60多个国家和地区。 此外,公司深耕水产品,如打造天马芙蓉“酷鲜”系列品牌,以大黄鱼、金鲳鱼、石斑鱼等优质鱼类为原料,开发多种冷冻产品水产品及熟食,致力于为消费者提供更多优质水产品。

从品牌来看,目前我国鳗鱼食品领域缺乏强势品牌。 大多数消费者只是通过日本食品店了解烤鳗鱼食品。 公司努力重新定义鳗鱼食品的质量标准,引导鳗鱼食品的消费和饮食方式,将“鳗鱼馆”打造成“国内鳗鱼食品的标杆”。

迄今为止,公司“恩多”烤鳗鱼系列品牌已荣获多项国际国内食品奖项,包括国际风味评价机构颁发的“顶级美味奖章”三星级奖、第四届Wow Food Awards 2021最佳方便食品奖、和产品质量奖。 凭借2021年金奖和2021中国农产品标志性品牌100强,食品品质得到了行业和市场的高度认可。 公司将持续打造国内外美味烤鳗第一品牌。

渠道方面,公司在稳定出口渠道的同时,积极拓展国内线上线下渠道。 通过打造全渠道运营团队,从电商、新零售、商超、中央厨房、餐饮等线上线下主流销售渠道开始布局。

线上方面,我们将与头部主播进行深度合作,打通京东、天马精选、天猫、有赞等线上平台,利用抖音、小红书、下厨视、快手等新兴媒体进行承载品牌推广升级; on the offline side, It has formed a stable long-term partnership with Yihai Kerry, Eel Jiang, etc. In the future, it will cooperate in the development and marketing of aquatic prepared dishes, joint brand cooperation and consumption dynamics sharing.

Through the construction of an integrated industrial chain, the company gives priority to ensuring the raw material needs of its own food plants.

Judging from the sales situation in the first quarter of 2022, 22% of the eels currently grown are sold to downstream grilled eel factories, and 78% are exported. In 2020, the company will build an eel food industry base (Phase I) through fixed increase financing, with an estimated investment of 209 million yuan and a construction period of about 1.5 years. After it is put into operation, it is expected to produce 3,000 tons of frozen grilled eel per year. The food business and breeding business complement each other and are expected to jointly promote the company’s performance.

Acquired Hualong and entered the field of livestock and poultry feed. In 2019, the company acquired Hualong Group and officially entered the field of livestock and poultry feed.

In 2021, the company acquired 6 companies including Longyan Xinhua Port through Hualong Biotech, a subsidiary of Longhua Group. After the acquisition and consolidation, the company’s livestock and poultry feed output will be 1.12 million tons in 2021, and sales will be 1.1 million tons, a year-on-year increase of 53% and 52%, and the production of livestock and poultry feed will rank first in Fujian Province.

The company gives full play to the location advantage of Hualong Group and the market radiation ability of Huagang Company, and strengthens the construction of marketing team. While maintaining the leading position in the livestock and poultry feed market in the province, the company will actively deploy factories outside Fujian Province in the future, and gradually achieve a foothold in Fujian. The goal is to build a regional leader and strategically deploy nationwide.

Hualong Group is involved in the livestock and poultry breeding business through shareholding. It has 3 affiliated companies in the breeding business. Among them, Zhangzhou Changlong owns a relatively complete high-quality meat duck that integrates breeding duck breeding, egg hatching, commercial duck breeding, slaughtering, processing and sales. Industrial chain, with many years of breeding and on-site management experience.

In 2020, Hualong Group and Shaowu Hualong jointly invested in the establishment of Xiaofeng Fresh Poultry Industry, which is mainly engaged in laying hen related business. Currently, a 1 million laying hen breeding infrastructure project is under construction. The company is also in the field of livestock and poultry food, creating brands such as “Xinchanglong”, “Changlong Agriculture and Animal Husbandry”, “Changlong Flying Duck”, and launching products such as ginger duck with Fujian characteristics, which have been highly recognized in southern Fujian.

盈利预测

We make the following assumptions about the company’s profit forecast for 2022-2024:

1) Special water feed: Affected by the slow recovery of demand for special water fish after the epidemic, the sales volume of special water feed is expected to grow by 15% from 2022 to 2024. Due to the raw material price cycle and the company’s advance purchase of raw materials, it is assumed that the unit cost of special water materials will increase by -0.8%, 1.6%, and -1.7% respectively from 2022 to 2024. Gross profit per ton of feed remained at a historical high for the same period.

2) Livestock and poultry feed: After the company completes the acquisition of the livestock and poultry feed sector, the growth rate of livestock and poultry feed is expected to slow down, with growth rates of 20%, 20%, and 15% respectively from 2022 to 2024. Since the prices of corn, soybean meal, and wheat are at historical highs in 2022, raw material prices are expected to fall after that, so it is assumed that the unit cost of livestock and poultry feed will increase by 6%, -12%, and -7% respectively from 2022 to 2024. Gross profit per ton of feed remained at a historical high for the same period.

3) Eel farming: The company’s eel farming business is expanding rapidly, and the export sales of live eels are expected to reach 0.4, 0.8, and 12,000 tons from 2022 to 2024. Due to the reduction in eel fry fishing in 2021-2022, the sales price of live eels is expected to increase in 2022-2023, with increases of 2.9% and 4.4% respectively. Prices will fall back in 2024, down 2.3% year-on-year. Taking into account changes in eel fry prices and feed prices, it is estimated that the cost of eel farming from 2022 to 2024 will be +3.9%, -3.5%, and -0.6% year-on-year.

4) Aquatic product sales and food: The company’s grilled eel production capacity has been increased, and grilled eel sales are expected to reach 0.25, 0.3, and 3.6 million tons from 2022 to 2024.

As the proportion of domestic sales increases, food sales prices are expected to increase by +4.0%, +6.5%, and +2.1% year-on-year. Live eels can be supplied internally from 2022, so the unit cost of the food business has dropped significantly, and it is expected to be -22%, -3%, and -1% year-on-year in 2022-24.

image.png/

It is estimated that from 2022 to 2024, the company’s external sales of live eels will be 0.4, 0.8, and 12,000 tons, and the sales volume of eel food will be 0.25, 0.3, and 3,600 tons. ,42.7%.

We select Haid Group, Hefeng, New Hope, Dabeinong, and Joyvio Food as comparable companies, and give 25xPE with reference to the adjusted average price-earnings ratio of comparable companies in 22 years, with a target price of 17.84 yuan.

image.png/

风险提示

Raw material price fluctuation risk

The company’s raw materials mainly include fish meal, other proteins (such as soybean meal, peanut meal, rapeseed meal, etc.), and starch (such as starch, flour, etc.). Rising raw material prices may increase the company’s costs, thereby affecting the profitability of the company’s feed business and breeding business.

Eel fry supply risks

Artificial breeding of eel seedlings is difficult. At present, we can only rely on natural fishing, which is easily affected by factors such as resource availability, climate, and natural disasters. If the industry’s eel fishing volume is significantly reduced, it may cause the price of eel fry to rise, increase the company’s costs, and at the same time affect the company’s actual amount of fry.

Eel production and price fluctuation risks

The actual production of eels is easily affected by animal diseases. The supply of eel fry and the domestic and export demand for eels jointly determine the price of commercial eels. Eel production and prices will have a greater impact on the company’s eel farming business. If eel prices fall sharply or production falls short of expectations, the company’s profitability will decline.

image.png/

food safety risks

If the company’s quality control is not in place and a major food safety problem occurs, it will directly affect the company’s production, operation and profitability, and damage the company’s brand reputation and industry reputation, thus affecting the company’s operating performance for a period of time.

Gong Medium Number: Search for Lao Fan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