禽类养殖百科

水域周边不许大规模养殖禽类 大型养鸭场何去何从

“我家的门窗都是关着的,但只要我打开一点点,就会臭气熏天。”

“东南风吹的时候最难受。”

“河水很臭。”

提起河里村的养鸭场,村民们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 在村民的指引下,记者沿着一条田间小路,找到了距离居民区不到100米的一个养鸭场。

与养鸭户聊天时,他认为自己已经这样养了十年鸭子,鸭子数量不多,污染也不大,所以并不在意相关部门的禁止规定。 在步道南侧,记者又发现了另一处养鸭场。 整个鸭场由三部分组成:简易鸭舍、露天鸭场和沿河挖的人工池塘。 鸭子数量约2000只。 关于。

随后,记者走访发现,鸭子并不是直接放养在河里,而是到处都有鸭粪可以直接排入河里。

“你身上是鸭子粪便吗?”

“这是鸭粪,但下面是砖块做的。”

“如果是下雨天,你这么开着,岂不是会冲进河里?”

“我们会在下雨之前把它处理掉。”

这是记者与养鸭户的对话。 谈话中,他拒绝承认自己污染了河流。

鸭农表示,他们的鸭粪每天都会定期处理,不会排入河里,但露天鸭场的小围栏外仍能看到溢出的鸭粪,堆放在河里,而在养鸭场的中间还有一条小沟,污水沿着这条沟直接排入旁边的河里。

与这个小鸭场毗邻的是村民抱怨最多的另一个鸭场。 记者走近时,恶臭扑鼻,他们不得不捂住鼻子才继续前行。 鸭农告诉记者,该鸭场共饲养鸭子3万只,去年下半年搬迁至河里村。

“养鸭场每天都会清理鸭粪,收集起来放到周边农田当肥料,平日还会对池塘进行消毒。” 同样,养鸭户也告诉记者。

实验室检测显示,鸭场及周边河流水质劣于Ⅴ类

那么,这些养鸭场是否造成污染,威胁水环境质量呢?

现场调查的第二天,记者联系了三门县环保局等多家单位一同来到现场。

对于河道放养的方式,有关部门表示这是明确禁止的。 三门环保局和普坝港镇工作人员均表达了这样的观点。 然而,在另一个粪便直接排入河里的养鸭场内,记者发现原来的污水沟已被泥土覆盖。

如此一来,养鸭户和有关部门对于鸭粪溢出围栏污染河流的现象给出了不同的解释。

养鸭户说,以前他是沿着河边挖池塘养殖的,通向河边的污水沟可以埋起来,就像死河一样不流,所以没有污染。

对于养鸭户沿河挖塘的方法,三门县畜牧兽医局一位负责人认为,只要不直接排水、不污染水源,这在目前来说是一种比较可行的方法。阶段。 “已经困在里面了,不会直接排掉。如果他想换水,可以浇在橙田里,通过自然吸收来解决。”

现场,环保部门从养鸭场及周边河道抽取水进行采样检测。

几天后,检查结果出来了。 数据显示,两水源的化学氧含量(COD)分别为253和217,均远远超过了Ⅴ类农业用水COD值40的标准,劣于Ⅴ类水。 。 不过,环保部门也表示,由于周边村庄没有对污水进行拦截和管理,因此河流的污染并不意味着是养鸭场造成的。 调查中,令村民们疑惑的是,养鸭场之所以影响他们的生活,主要是因为鸭子数量过多,且养鸭场距离居民区太近。 这么大规模的养鸭场在最初的选址时难道就没有相应的考虑吗?

“养鸭场距离居民区多远,没有具体规定。” 三门县畜牧兽医局一位负责人表示。 蒲巴港镇一位分管农业的副镇长也表示,对于大河流,200米以内养殖场不能养殖,但对于支流河流则没有明确规定。

养鸭场合法化有多难?

当记者询问养鸭场是否获得相关部门合法审批时,养鸭户也表示,他们只有当地工商局颁发的营业执照,不知道还需要什么审批。

这么大规模的养鸭场难道不需要农业等相关部门的合法审批手续吗?

对此,三门县畜牧兽医局相关负责人介绍,由于涉及部门较多,审批流程繁琐,所以一般没有审批流程。

台州市农牧局副局长郑伟兵表示,养殖场审批难度很大。 其余90%以上的养殖场手续不齐全。 其中,土地和环保是最难过的,尤其是养鸭场。 批准比较困难。

因此,养鸭场合法化似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究其原因,郑伟兵认为,这是传统行业历史遗留下来的问题。 他说,长期以来,所谓的鸭场都是在河边建鸭棚,但现在是“五水同治”,很多鸭棚都会被搬迁、拆除。 因此,相关部门也在积极讨论如何规范养殖场,但目前尚未出台更完善的标准。

作为基层部门的管理者,这个问题也困扰着他们的日常工作。 普巴岗镇分管农业的副镇长也坦言,作为乡镇一级,哪些区域可以种植,禁止种植的区域如何划分,希望政策上能有一个明确的界定,以及整改补贴政策。

三门县畜牧兽医局副局长陈华军也表示,全省没有好的模式。 彻底关闭这个行业是最容易的,但如果整个行业都被消灭了,那就不行了。

养鸭看似简单,但合法化却非常复杂,涉及畜牧、土地、工商、环保等多个部门。 对于畜禽养殖,选址有严格的规定。 即使没有规定,也要考虑当地村民的权益。 如果影响了村民的生活,那就是侵犯权利,应该受到限制。 对于农民来说,合法化是未来唯一的出路。 放任非法污染养殖场存在,不仅造成管理困难,也为今后的工作埋下隐患。

“十三五”规划中,到2018年,台州将全面“除劣”,即淘汰5个水质劣质断面,这意味着这些养殖场最终要么走向正规化、专业化,要么关停搬迁。 然而,没有管理的压力,这些养殖场怎么会有主动改善的意愿呢? 如果被关闭、搬走,按照目前的做法,政府会给予一定的补贴。 总之,解决这个问题,政府部门应该及早干预,严格管理,最终降低管理成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