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殖资讯

济宁养殖户吐槽养猪赔钱希望孩子饿死也别养

养殖户说,希望将来孩子们饿死也别再养猪了。/

农夫说,希望以后孩子们都饿死,不要再养猪了。

齐鲁网4月1日电 据山东广播电视台生活频道《生活帮》报道,从春节前到现在,生猪价格持续走低。 洞”。甚至有农民很失望地说,“我跟这些孩子说,猪饿死了就别养了,猪饿死了也别喂……”

生猪价格一路暴跌,养殖户称五年挣的钱不够半年的钱

曲阜市尼山镇屯里村是一个典型的生猪养殖村。 下午两点,在村民石太良家,三个农民又坐在一起,话题自然离不开圈里的生猪。

春节前,全国生猪价格开始回落。 养猪户原以为春季过后价格会反弹,没想到随着气温回升,生猪价格跌至近年最低点。

近期,生猪价格连续五个月下跌。 目前,部分地区生猪销售价格已跌破5元/斤。

石秀生苦笑着告诉记者,“五年挣的钱,不够半年的工资。” “持续的时间太长了,从来没有这么长过,我养猪以来,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价格。”

每头猪亏本300元,农户面临还贷压力

施秀生家是村里的大户,2008年加入养猪合作社,包括母猪在内,施太良家有近200头生猪。 因为这些活猪,他和妻子都舍不得吃。

其实,农民不用计算自己能损失多少,他们心知肚明。 除去人工,养殖一头长到200斤出栏的猪的成本在1400元左右。 按照现在的市场价格,一头生猪要亏300元。

为了建养猪场,施秀生以农户连带担保的形式向银行借款18万元。 现在,他每个月都要还2000多元。

石秀生道:“这次银行贷款,就算是小麦补贴的钱,再加点利息也够了,但下个月怎么办,我一点钱都没有。” 得了吧,你不能那样做,我女儿说,爸爸,你只借不还,我说你爸爸没钱。”

就像今天,农民经常聚在一起想办法,但几乎没有用。 因为全国的生猪价格都在下降,生猪长到200斤就卖了。 农民只能咬牙接受现在的价格。

农民的心声:孩子饿死了别养猪

现在,54岁的石秀生正想方设法筹钱买猪饲料。 另一方面,他也在不断努力降低养殖成本,希望能咬紧牙关熬过这段时间。 石秀生道:“我是针对这个的,我说这些孩子,饿死了不要养猪,饿死了也不要喂猪……”

石秀生家的养殖规模在村里并不大。 与他相比,史太良养的猪多一倍,养殖的压力和损失自然要重一倍。

在农民史太良的猪圈里,他边察看猪的长势边感叹。 这些曾经的“金疙瘩”“银疙瘩”,如今都成了最大的包袱。 施太良的养殖场现有各类生猪近400头,日消耗粮食和饲料近2000斤。

为了降低成本,养殖户只能减少玉米和豆粕的使用,有的甚至在饲料中加入碎草料。 史太良没有加草,却也减少了猪的口粮。

养殖户的压力来自于生猪收购价格越来越低,以及养殖成本。 每卖出一头猪,要交纳300元左右,无形中加重了养殖负担。

生猪最低价仍不明朗 养殖户日夜照顾

几年前,史太良夫妇也靠种地赚了点钱。 为了扩大规模,他们投资60万元对这个设备齐全的养殖场进行了改造,包括全新的粉碎机、宽敞的猪舍,连产房都有一个养猪场。 包括地暖设备,还有其他一应俱全的养殖设备。

但他们万万没想到,短短5个月时间,生猪价格跌破5元/斤,这个价格是否是最低点还不得而知。

史太良的老婆说:“过完年三月了,现在还在降价,看人家收猪,我就要求涨价,人家说会便宜点。一听这话…… ,我的心更难过,没有希望了。”

尽管生猪价格没有起色,但石太良夫妇仍没有放弃照料生猪。 他们还必须每天照顾他们。 史太良的妻子说,“反正防疫保健也没有空闲时间,一天只吃两顿饭。”

石太良家里,几位农民的议论声,时而陷入沉寂。 他们了解到,一些小规模养殖户选择出售母猪外出打工,但目前还做不到。 负债建起的猪场不能放弃,还是要继续做猪生意。 只是他们不知道不断下跌的猪价什么时候会停止,也不知道在经历了这次价格冲击之后,接下来等待他们的会是什么。

以往,养殖户对生猪价格的变化都有心理预期,但这次价格连续五个月下跌,让养殖户措手不及。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养猪户还能做什么呢? 如何才能有效减少他们的损失? 我们也希望业内人士、专家、有关部门多给农民出出主意。

【更多热点,请订阅新浪新闻APP山东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