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殖资讯

非瘟3年中国猪业格局之变2020规模场18万户2000多万小型养殖户

7月2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稳定生猪产能、促进供应稳定价格、增强猪肉安全供应保障能力等措施。 会议指出,多措并举稳定生猪生产,当前生猪产能已恢复正常水平。 针对当前供需变化,必须遵循经济规律,更多地运用市场化手段缓解“生猪周期”波动,确保生猪供应和价格稳定。

7月29日,农业农村部监测显示,全国农产品批发市场猪肉平均价格21.96元/公斤,比前一日上涨1.2%。 业内普遍反映,这是猪价触底回升的信号。 有机构表示,“新一轮养猪周期已经开始”。

自2018年8月我国辽宁出现首例非洲猪瘟以来,以疫情为主线,我国生猪产能和猪肉价格都出现了“巨变”——主动/被动抛售——疫情爆发带来的生猪存栏量大幅下降,猪肉价格暴涨。

7月20日,在农业农村部召开的2021年上半年农业农村经济运行新闻发布会上,农业农村部畜牧兽医局二级巡视员辛国昌农业农村部表示,从今年2月开始,生猪价格已连续五个月上涨。 衰退。 截至6月底,全国集贸市场猪肉零售价为24.6元/公斤,较2020年2月历史高位59.64元/公斤高出一半以上。损失。

流行病蔓延

2018年8月3日,辽宁省沉阳市确诊我国首例非洲猪瘟病例。 对于一个猪肉产量和消费量占全球50%以上的国家来说,非洲猪瘟对中国养猪业和“肉篮子”影响很大。 “它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2018年9月至2019年1月,非洲猪瘟在北方爆发,2019年第二季度开始向南方蔓延。截至2019年7月31日,全国31个省份城市出现非洲猪瘟,累计发生疫情150起,扑杀生猪116万头。

受非洲猪瘟影响,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以来,我国生猪和能繁母猪存栏快速下降,且降幅逐月扩大。 生猪价格已从区域差异化演变为全国性上涨。 截至2019年10月底,全国生猪平均价格逼近40元/公斤大关。

记者从部分养殖户处了解到,2018年至2019年,受非洲猪瘟影响,大量生猪被扑杀。 养猪户担心感染非洲猪瘟后会损失金钱。 尤其是个体农民很难承担这种风险。 结果,农民不敢增加产能,导致屠宰量急剧减少。 中小农户的替代和退出也带动了生猪价格的上涨。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全国猪肉产量4255万吨,下降21.3%。 从生猪存栏和出栏情况来看,也出现了较大幅度的下降。 2019年,生猪存栏31041万头,同比下降27.5%; 生猪出栏54419万头,同比下降21.6%。 这么大的缺口自然会导致猪肉价格上涨。

养殖资讯_养殖资讯微信公众号_养殖资讯网/

疫情防控及政策支持

非洲猪瘟首次传入我国后,疫情发展迅速。 国务院办公厅随后发布关于做好非洲猪瘟等动物疫病防控工作的通知。

消除传染源、切断传播途径是防控非洲猪瘟的关键手段。 通知提出的防控措施可以概括为“消灭、排查、限制、禁止”。

消灭,即迅速消除疫情源头。 一旦发现疫情,迅速做好封锁、扑杀、消毒、无害化处理; 排查,即全面加强对生猪交易市场、屠宰场、无害化处理厂、北部边境省份等重点区域和关键环节的排查监测; 限制,即限制生猪的流动。 要求各地切实加强生猪运输监管,同时严厉惩处违法运输行为。 禁止使用未经高温加工的剩余食物喂猪。

为落实通知要求,农业农村部印发《关于切实加强生猪及其产品运输监管的通知》,明确各省生猪及其产品运输要求针对疫情发生地,严厉查处非法生猪运输行为,限制生猪大规模流动。 由于中国更多的生猪跨省调运,此举大大减少了非洲猪瘟的危害。

与此同时,为保障人民“肉篮子”猪肉供应,中央向各省市密集出台强有力的政策措施,加快生猪生产恢复,进一步提高生猪存栏率。控制生猪存栏和补充,保障市场供应,防止生猪倒卖。 产量和价格有涨有跌。

2019年底以来,政府对生猪产业给予大力支持。 农业农村部会同国家发展改革委等七部门出台了17条支持生猪生产发展的政策措施。 包括对生猪生产发展、动物疫病防治、流通基础设施建设给予补贴,延长养猪场流动资金贷款贴息期限,提高能繁母猪保险额度,免除合法通行车辆等。运输种猪和冷冻猪肉。 车辆通行费和其他措施。

在政策利好和市场行情双重推动下,养殖场补栏积极性开始恢复,积极因素增多。

除了生猪行业三大巨头“正邦、牧原、温氏”之外,阿里巴巴、京东、网易等多家互联网公司也纷纷涌入生猪养殖行业,生猪存栏量不断增加。增加。

COVID-19疫情下的“猪周期”

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到的“生猪周期”,是指“高价伤民、低价伤农”的周期性猪肉价格变动周期。 猪肉价格高涨刺激了农民的积极性,导致供应量增加。 供应增加导致肉类价格下跌。 价格跌到很低的水平,打击了农民的积极性,导致供应短缺。 供应短缺导致肉价上涨,周而复始,形成所谓的“生猪周期”。 ”。

“过去十几年,猪给我们上了市场经济的一课。” 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国家统计局原首席经济学家、新闻发言人姚景源表示,经济学中有一个原理,叫蛛网理论。 猪肉等周期性农产品将受到蜘蛛网理论的影响。 通俗地说,“本期的产量决定本期的价格,本期的价格决定下期的产量。因此,近十年来我国猪肉价格一直在涨跌。”年。” 的。”

这种周期性波动,让养猪户叫苦不迭,“一年赚,一年亏”,“价高伤民,价低伤农”。

2018年5月,市场将其定义为新一轮生猪周期的起点。 在非洲猪瘟背景下,2019年10月生猪价格创出周期新高。从生产周期来看,产能由减少转为增加。 成交量发生变化,价格进入下跌阶段。 但2020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生猪价格高位区间有所拉长。

农业农村部数据显示,2019年10月,能繁母猪存栏量自2018年4月以来首次增加,随后环比持续恢复。 2019年12月27日,全国猪肉批发市场平均价格为42.89元/公斤,较11月1日峰值价格52.40元/公斤下跌18.15%。

受随之而来的COVID-19疫情影响,2020年猪肉价格并未呈现下降趋势。到2020年2月,全国集贸市场零售价达到59.64元的历史“高位”。 当月CPI同比上涨5.2%,猪肉价格主要受CPI上涨拉动,同比上涨135.2%。

为缓解市场生猪供应紧张的局面,增加市场猪肉供应,国家自2019年9月起持续向市场投放储备肉,保供政策对生猪价格造成压力。 2020年,中央储备冻猪肉投放38批,累计投放量67万吨。 这个数量相对于全年猪肉产量影响相对有限,但短期内可以起到调节市场的作用。

低于成本价

2020年,生猪养殖利润创历史新高。 虽然有起有落,但截至年底,统计数据显示,自繁自养利润仍为2117.79元/头,外购仔猪利润为558.71元/头。

在利润驱动下,市场补栏热情高涨。

虽然本轮扩产/复工对于大工厂来说仍属首次,但散养农民的作用也不容小觑。 据农业农村部统计,2020年,全国规模生猪养殖场比年初增加1.6万个,散养养殖户比年初增加228万户。

与此同时,在抗击非洲猪瘟近两年后,农业农村部于2020年5月宣布,非洲猪瘟病毒已在中国定殖并造成大面积污染,防控已进入常态化阶段。

随着猪肉产量快速增长,生猪产能不断释放。 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生猪生产逐步恢复。 2020年三季度末,生猪存栏37039万头,同比增长20.7%; 其中能繁母猪3822万头,增长28.0%。

2020年10月,猪肉价格开始出现明显回调。 北京新发地统计部负责人刘通表示,去年10月上旬,白条猪平均批发价格走势与2019年同期走势交叉,价格也从大幅变化同比增幅大幅下降。 “这是毛猪产能的显着提高。” 这是复苏的重要迹象。”

农业农村部监测数据显示,今年2月份以来,生猪价格连续五个月下降。 6月底,全国集贸市场猪肉零售价格为每公斤24.6元。 这一价格较去年2月59.64元的历史高位已经下跌了一半以上,农民也陷入了损失。

北京新发地董事长张玉玺表示,6月15日北京猪肉批发价格降至每公斤16.5元,同比下降50.2%。 “养殖户的养猪成本已经到了临界点。”

农业农村部畜牧兽医局二级巡视员辛国昌表示,对于普通市民来说,大家可能会觉得猪肉价格便宜了,但随之而来的问题是,养殖利润持续下降,养殖户亏损。 这种情况长此以往,不利于行业长期稳定发展,也不利于猪肉生产和供应的长期稳定。

自今年6月生猪粮比价进入跌幅过大一级警戒区间以来,国家发改委连续两次发出预警,并启动三批临时收储“保市”。 同时,积极引导各地做好收储工作,形成“保市”合力,稳定市场预期。 农业农村部还提醒养猪户避免投机性屠宰和恐慌性屠宰,加快淘汰低产母猪。

在各方密切配合下,生猪价格过快下跌势头得到初步遏制。 据7月28日最新统计,生猪价格稳中上涨,华东地区各地区持平; 华中、华南、华北地区除江西、湖北、湖南外,其他地区持平; 东北、西北、西南地区,除黑龙江、吉林、辽宁、甘肃持平外,其他地区均上涨。

建立监管机制

7月28日,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三项措施稳定生猪产能。 一是稳定金融、金融、土地等长期支持政策。 规模猪场存栏量稳定。 帮助中小养殖场(户)提高养殖水平。 其次,要建立生猪生产逆周期调节机制。 当能繁母猪存栏量逐月同比减少10%以上或生猪养殖连续三个月遭受严重损失时,各地可对规模养殖场(户)进行一次性临时救助。 三是做好疫情防控,加强猪肉储备应急调整。

姚景源表示,生猪价格周期性波动持续,存在很多深层次问题亟待解决。 包括完善补贴政策、完善预警信息、加快生猪产供销一体化等。 统计数据显示,我国散养生猪养殖比例占80%,规模化生猪养殖仅占20%。 “相对而言,目前规模化养殖还是有利可图的,散养养殖确实快要跌破成本了。” 散养生猪养殖户组织化程度低,导致我国生猪生产、加工、销售脱节,供需失衡。 将会导致热钱介入,从而加剧市场波动。

中国农业科学院北京畜牧兽医研究所研究员朱增勇曾对此分析:“美国、欧盟等全球主要猪肉市场存在明显的周期性波动。而且随着规模的增加,周期呈现延长的趋势。提高生产稳定性是减缓生猪价格周期性剧烈波动的最有效措施。”

朱增勇在报告中表示:“到2020年,年产猪500头以上的规模化养殖场(户)仅有18万个,而全国小规模养殖户仍有超过2000万户,且自营生猪规模化养殖户数量仍超过2000万户。”生猪养殖和自养仍占80%,未来中国仍适合中等规模养猪场。

辛国昌还表示,有必要提醒广大养猪户,高利润阶段已经结束,停止押注市场,多关注农业农村部门官方预警信息,加快淘汰低产母猪以节省资金。 提高效率的任务。 “不要听信市场上的一些流言蜚语,不要盲目打压屠宰,有序释放屠宰,不要抱着投机心态安排生产,做好长期节约成本和效率提升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