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殖资讯

非洲猪瘟到底严不严重非洲猪瘟疫情调查情况来了

近期的“非洲猪瘟”是否出现新变化,常态化防控下,是否呈现新的特点?南北方的情况有何不同?生猪养殖场“非洲猪瘟”真实情况如何?对此,澎湃新闻记者进行了多方采访。

这一次“非洲猪瘟”是否严重?

西南证券农林牧渔团队首席分析师徐卿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相对于2018年-2019年,此次“非洲猪瘟”没有那么严重,但是相对于前两年的小型波动,近期存在小规模的区域性爆发,尤其从1月份到现在。

“最近这2个礼拜稍微缓了一点,高峰期应该是过了。据了解,北方这一次毒株比较复杂,包括弱毒、强毒、疫苗毒等,**毒株下,对于养殖场的防疫形成了挑战。”

徐卿解释,过去因为是强毒,发现的时候可能就几头或十几头感染了,传统“拔牙”就拔掉了。但这次,因为传染的速度较快,毒性又复杂,一旦发现可能已经是几十头几百头的规模了。

“据了解,养殖场如果感染了一般是两个选择,一种是**补栏,一种就是清场。因为梅雨季,疫情正在从北方向南方传导,南方这边也已经开始,从一开始的零星爆发到局部集中爆发。”徐卿说。

“目前我们场还好,但是周边猪场有局部地区‘非洲猪瘟’比较厉害,损失大概在20%-30%,经过这么多年大家也有经验了,很多猪场有打苗生产。”福建仙游县一家生猪养殖场的负责人杨光(化名)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今年比较厉害,基本碰到疫情就会清场,这一波的传染速度更快,但毒性没有2018年2019年那么强。

杨光表示,这一波疫情是2022年底至2023年初起来的,北方可能更早一点。“尤其是去年12月份和今年1月份时,部分猪场出现病毒感染,小猪腹泻,死亡率比较高。”

此前,新希望表示,从行业看,2022年12月下旬行业受疫病的影响加大,比如北方区域的山东、河北、河南、山西,主因冬季寒冷,消杀很难到位,导致感染率升高。以前年度的疫病仍有发生,增加防控难度。因为2023年一季度疫病的影响,北方区域母猪生产效率受影响,比如窝均断奶数量。疫病对母猪的影响更大,对育肥的影响稍小。从公司看,防控比较理想,比同区域其他企业好,但2023年一季度成本仍有所升高。2022年12月完全成本16.7元/千克,2023年1-2月完全成本都回升到了17元/千克以上。

此次“非洲猪瘟”的背景

山东新希望六和集团首席科学家闫之春表示,非洲猪瘟在我国暴发流行已经有四年多时间了,经过养猪人及兽医从业者的努力,我国总结了一套较为**的非洲猪瘟防控方案,即通过“全面检测+精准清除”来**大多数阴性猪群不被感染及扑杀,为保障生猪的产能供给作出了重要贡献。

但从2021年10月开始,非洲猪瘟的流行又出现了一些新的特性。从2021年10月开始,东北、华北等北方平原地区,新发生疫情的母猪场增多;发病猪群的临床症状轻微,检测的阳性样品Ct值较高。采用原来的净化处置方法,净化阳性场所需时间**变长。阳性场处置转阴之后,经过15-25天,又会转阳,甚至多次反复。有的场没发现异常猪,就莫名检测到ASFV核酸阳性。有轻微临床症状的猪样本,检测发现病毒含量很高,Ct值可低至24。确诊发现是野毒。检测发现Ct值在25左右,很多猪没有症状,也没有死亡。低Ct值猪只,剔除后多天仍未见死亡。在**检出阳性1周后,猪舍灰尘中经常检出病毒核酸。

徐卿表示,2018-2019年的“非洲猪瘟”病毒是强毒,并且当时的养殖场没有经验,因此很快猪就死光了,损失30%-40%。“而经过这几年的防疫,经验还是比较足的,有一定的防疫手段,前几年也投入很多资金进行消毒及各方面硬件设备的采买。因此,比起当时是有很大的进步的。”

徐卿说,现在比较**的防疫措施就是在母猪场加空气净化器、通风设备等,这对整体的防疫会有比较**的效果。

“整体的防疫水平与最初时候比,肯定要进步很多,但也存在一些短板。比如一些集团场已经投入不少资金去加配空气净化器了,但整个行业的现金状况都不算乐观,中等规模或者散户很难有能力去配置,导致虽然有一定的防疫手段,但大家投不起,或者处于观望状态。因为现金流紧张的情况下,要投那么大笔钱去加配空气净化器本身也有挑战,并且硬件设备成本提升后也不一定防得住,因此很多人也还是观望的状态,导致疫情短期内没有得到**的遏制。”

对未来的判断

对于生猪市场行情,杨光说,比较看好六七月份的行情,快的话可能五月底就会起来,“下半年的行情应该来说还是比较看好的。”

徐卿表示,在五月底梅雨季结束之前,南方疫情应该是扩大的状态。“但最后这个程度到底会怎样,还无法准确预测。因为南方的地形虽然有优势,但南方集中养殖的比例比北方更高一些,甚至有的是楼房养猪,所以防疫情况不好观测,但程度或会比现在要增加。只是最后是不是像北方这样严重,还无法判断。从目前来看,规模场的受损程度会更大一些,因为这一次主要集中在母猪的产能去化。这两年母猪很多都在规模场中,因此相对而言,规模场受损程度更大一些。尤其是规模场的母猪场一旦受损之后,基本都是选择清场,不太会冒风险去补栏。”

徐卿认为,“非洲猪瘟”后,大部分养殖企业,不论是选择补栏还是清场,现金流和成本都是在变差的,而被淘汰的这些猪变成猪肉供给市场以后,猪价下行。当猪价和成本、现金流产生背离之后,养殖企业又将进入深亏阶段。“经过前两年,养殖企业的现金流状况本身就不是**,在经历这一次深亏后,现金流可能承受不住。好一点的承受一个多季度,差一点的就被动破产或者去产能,因此会造成行业一个比较**的产能去化。”